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展开

小喇叭     

全站
玉衡 说: 论坛改版进行中,改版后将改为邀请注册制,有想继续在唐风新版块中玩耍的请加群585331613,将按照新群人员发放注册码,相关制度正在制作中,谢谢
2016-12-11
全站
玉 衡 说: 由于容貌抽签系统出了故障,经管理组决定,自416楼,本日早8点起,容貌抽签结果全部作废,抽取签文会员银两予以退还,本抽签系统将关闭重开,请本日8点之前抽取签文并需要登记的会员尽快截图保存登记,过期将删除本帖,谢谢合作
2016-07-08
全站
风华 说: 小喇叭的价格:帖内50、整版块100、全站150,并非发一个就是150铜钱哦!
2016-04-16
全站
董大壮 说: 卖蠢啦卖蠢啦,一百两一斤,谁要买?
2016-04-06
全站
李洵 说: 七年皇榜发了。(每次要150铜板……求管理补贴)
2016-04-05
全站
李洵 说: 4年-6年官员政戏还没申报的尽快申报,今天要出皇榜了。
2016-04-04
全站
崔明瑗李持婧 说: 4.1愚人节李吃惊真的会给崔麻麻开戏吗?打一个大大问号,flag立在此【基佬紫真赞】
2016-03-31
全站
李洵 说: 早朝快回,陛下要去领盒饭了,转眼快要7年了。还有我那八弟,要开戏的快开戏。
2016-03-31
全站
裴泠风 说: 四年奸细长安剧情即将完结,所有参与人员抓紧戏哈,戏完领盒饭~
2016-03-30
全站
风华 说: 新功能小喇叭,可以对任何人发送通知,欢迎大家试用!
2016-03-30
楼主: 林若珂

[私人产业] 【长安城】相见欢

[复制链接]
角色关系0
 楼主| 林若珂 发表于 2015-8-14 22:1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清风穿过衣衫,回眸看着其余人已经开始陆续离席,却也不曾多说些什么】

【杯中酒已尽,丝丝浓烈流淌在身子中暖着自己,心中苦楚,朦胧间,似乎又看见那人坐在亭中,迎着一轮明月,将自己照亮】

【池水拂起层层涟漪,忽的有一身影打破了此刻宁静,奈何灯火幽暗,又有醉意,根本看不清楚,以为只是池中鱼儿,顺手一指】

你们看……那是鱼儿吗……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声望 +3 收起 理由
冷陌熙 + 3 你出门没带眼啊?鱼!!!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7

升级   53.02%

子車然 发表于 2015-8-14 22:3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跟方縣令聊了幾句,當下有人辭別,有人相送,卻是已然到了散場時分。】

【看著眾人離別,氣氛熱烈,到現在的凋敝惆悵,眾人略有不捨。】

【枯坐在案前,看著眾人,那邊林若珂卻是已然醉了,醉步到了窗前,卻是看著窗外的月色。】

【突然聽得若珂說的話:有魚兒。略有差異,信步過去往窗外一看,卻是有人落水,卻是一驚,把些酒氣都去了。忙對眾人道:】

有人落水了。

【忙去了身上長衫和一些配飾,從窗口跳了出去,將人救到了岸邊。】

评分

参与人数 2声望 +4 收起 理由
冷陌熙 + 3 都等着人仰马乱去救人,合着你一句话给救了.
夏怜幽 + 1 没见过这么简单的。一句话就救人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8

升级   7.91%

顾维钧 发表于 2015-8-14 23:5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听闻裴爷取笑,还当真勉力挺了挺腰杆,而后忙借着酒劲苦脸笑。】

裴爷你也看着了,这当年挨打多,腰杆子怕是直不起来了。先生只管打我去,越打越弯。

【正打趣间,却闻林姑娘一阵梦呓,子车说也不说便下去救人,忙也赶去相助。】

【夜风一吹,酒倒是醒了不少。同众人一道,将那人与子車校尉扶回相见欢,唤人沐浴更衣自是不提。】

【几盏酒罢,人散了七七八八,望着窗外明月,只觉夜凉如酒,不知还能否喝几坛。】

【云中路远,岫萦,你在京城,可要珍重。】

==========结==========


拜谢诸位,这出群戏乱归乱还是结了哈哈哈哈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3声望 +8 收起 理由
冷陌熙 + 3 越打越弯....噗..还有子車变成子车了....
裴泠风 + 4 云中再见,你就不会再是这样的了
夏怜幽 + 1 有人落水不管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 楼主| 林若珂 发表于 2015-10-18 01:2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林若珂 于 2015-10-18 01:32 编辑

【元朔元年 春】

【新帝登基,奉旨调任司农寺,时隔三年再回京城,询问一番才知阿谨还留在山阳,心中思绪万千】

【在洛宁这三年,长安未曾有过书信一封,断了一切的联系,仿佛这世间与他并不曾相识一般】

【这么久以来,就算可人也未曾与她提过阿谨,只是心里……何曾不挂念?】

【连夜将事物处理好,整理成册交予县衙存档,以便下一任县官处理,处理妥当后马不停蹄赶往长安】

【到达山阳之时已是疲倦,在街道上漫不经心地走着,却朝着县衙的方向去】

【知道到了县衙才被告知阿谨正逢沐休,这会儿也不知去了哪儿,便也作罢】

【已无心思再顾其他,只身回到京城,回吴宅安置妥当后,又出门前往相见欢,而此时已是皓月当空】

安瑾,闭门谢客,钱不用收了

【只身步入相见欢,安瑾见到自己欣喜万分,却见自己神色不对,生生把叙旧之言咽了回去】

【正要上二楼厢房,忽然又想起了些什么,又回身吩咐】

让清泫拿些酒上来吧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8

升级   7.91%

顾维钧 发表于 2015-10-18 09:12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收到调京令,心中本该欢喜不已。只是将军身死,突厥蠢蠢欲动,此番离开云中,竟不知要多久方能回来,再见这蓝天碧草黄沙……每想到此事,竟也生出些不舍来。】

【回京后见过先生与座师,又同师傅吵了一架,一时间身心俱疲,当真是无处可去。】

【在街上游荡了半夜,不知不觉间却到了相见欢门前……与阿珂原本相识,又是同科,三年来虽未断了书信联系,终归也是三年未见了。】

【思及此处,忙举步上前,却见安瑾正要闭门,连赶了几步挡住门。】

今日生意不好麽?怎麽歇得这样早。

【见安瑾神色有些黯然,心中也不觉一跳。】

你家掌柜的可在?我找她有些事。

【待步上二楼厢房时,却见阿珂独自一人,正对着那天边皓月自斟自酌。】

三年没见,阿珂真是出息了,竟敢一个人偷偷在这喝酒?

【想起三年前新科宴饮,不由一笑。】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10 声望 +2 收起 理由
林若珂 + 10 + 2 随意…这条线想想就觉得心累真不想看到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 楼主| 林若珂 发表于 2015-10-18 20:1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清泫拿酒到厢房,放下之后犹豫了好一阵子也没说出一句话来,也只好作罢离开】

【他是知道自己不能饮酒,这么久以来,喝酒的次数也数得过来,大多都是心烦意乱之时,才会想着借酒浇愁】

【烈酒入喉,激的又是猛一阵咳嗽,方才缓过来,又听身后有人唤】

小顾?

【回身一看,见识小顾,这才想起他也调回了京,云中都护府可比洛阳远不少,回来倒是快】

来,坐

【时隔三年,再回到长安,再坐在相见欢,不知为何竟觉得空落落的】

【提袖为其斟满一杯酒,看着窗外夜色,春寒未尽,吹进来的风还是刺骨】

三年未见,你倒是没变……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声望 +1 收起 理由
顾维钧 + 1 那是默认戏过了吗?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8

升级   7.91%

顾维钧 发表于 2015-10-18 20:4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杯中酒映着那一抹月光,生出好些清冷之色,心下恻然。只将酒杯放在桌上,却不敢去碰。】

没变?先生却说我瘦了黑了眼窝都深了。

【摇头调侃罢,却见阿珂魂不守舍,不觉有些诧异。】

近几日倒春寒,你这半夜里吹风喝冷酒,也不怕招了风寒?

【盯着阿珂瞧了半晌。】

莫不是真病了?方才听你咳嗽……

【心下长叹,三年前新科宴饮,阿珂便是借酒消愁,如今此情此景又在此地……究竟是何事教她这般萦怀?】

阿珂……你有心事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10 声望 +2 收起 理由
林若珂 + 10 + 2 这戏删了吧,不想戏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 楼主| 林若珂 发表于 2015-10-19 12:0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林若珂 于 2015-10-19 20:37 编辑

【解下披风搁置一旁,摇晃着杯中浊酒,窗外花涧小筑风景依旧,总让人想起过往】

【听其问着,不由苦笑】

已经许久没有人向你这般问我

【总想起那时在突厥,顾爹爹还活着,每每做事回来总会喝上几杯,却始终不让自己沾染】

我在突厥的前几年,那时顾爹爹还在,他喜欢喝酒,总不让我喝。我看着他每次喝完都特别开心,他说就能暖身,能把所有烦心事抛在后头,然后就能忘了,我没有烦心事,自然不用喝。

【顾爹爹死后,自己独自一人在突厥流离,突厥苦寒,那时无可奈何,只能冻着,从此如今回来了,一到冬日能将自己裹得厚厚的,却依然没有用】

【十一年在金陵知道的真相,如今想来,或许也没有那么糟糕,或许他忘了最初的想法。顾爹爹在时总是将最好的留给自己,教自己识字,骑马,射箭。虽说他是为了自己,又何曾伤害过自己一分?】

后来顾爹爹死了,我一个人回到长安

【如今早已时过境迁,这一切都随着顾爹爹的离开化为云烟,自己又何苦执着?】

【十年至今,已过八年,那夜除夕花涧亭,那是自己这一生,都无法忘记的地方】

小顾,我去过许多地方,金陵,突厥,长安,洛阳……美景数不胜数……

可是我去过最美的地方,就在那…

【看着下面花涧小筑,伸手指向花涧亭,思绪万千】

【若他不是前朝皇嗣,若他愿意忘记,若他不曾与自己坦白,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罢…】

【可是放下国仇家恨,又谈何容易?】

八年了…我真的好想回到那年除夕…至少一切都没变,我什么也不会知道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10 收起 理由
顾维钧 + 10 你竟然,还没回……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8

升级   7.91%

顾维钧 发表于 2015-10-19 20:1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听她说起过往,故事细碎,自己也就这般听着,不时点头,好教阿珂知晓自己始终在听。】

【突厥,金陵,长安,洛阳,倘若将留过足迹的地方都连成一线,那张图上,绘的是历程,还是回忆呢?】

【杯中酒偶尔轻颤,在这样冷清的夜里,好像一不留神就能想起当年。想起在寒山书院捉过的蛐蛐,想起在长安酒楼受过的折辱,想起在金陵河畔挨过的鞭子,想起在柴家书阁度过的岁月,想起在科举考场燃尽的线香……这些在当时大过天,却在今日毫不相干的事,随便想想,也够自己喝下那盅酒。】

【酒尽,再斟,阿珂的故事恰好停顿。】

也许顾伯伯与我有什么亲故也未必。

【话罢想要笑一笑,却始终笑不出来,只得勉强扯出一个笑脸作罢。顺着阿珂的手指望去,花涧亭在春日夜里褪去了什么,只孤零零的站在那里。】

八年……

【那时自己整日窝在藏书楼无人管,闲暇时间都在岫萦身旁。古籍史料背了一股脑,生怕有朝一日离开柴家无书可读……现在想想,已过去太久。】

就算不知道,也不会改变什么的。

【收回视线,望着阿珂,笃定道。】

数不可以逃。

那时不知道,总有一日会知道。木已成舟,吾等凡人还能怨天尤人吗?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10 声望 +2 收起 理由
林若珂 + 10 + 2 宝宝难过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8

升级   7.91%

顾维钧 发表于 2016-1-23 21:2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——上面不会回了。

————开————

元朔四年

【晃神间姝儿竟已三岁,也不知这三年为何过得这般快。眼见姝儿自三翻六坐九爬爬到了今日满地乱跑,心下半是欣慰半是郁结。】

【迟早要对姝儿说清父母之事,只是是要瞒到姝儿懂事,还是早早说与姝儿听,却一直犹豫不止。】

【见天暖和些了,便想着带姝儿出门走走,若去子車兄家中……却不知子車兄是否得闲。】

【正在犹豫间,却见子車兄一家远远而来,忙下了楼迎出门去。】

方才还想去子車兄家中叨扰,子車兄这便来了。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 用百度帐号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唐风醉影复古演绎论坛 ( 浙ICP备09058624号|人工智能   |

GMT+8, 2020-7-5 23:52 , Processed in 15.309618 second(s), 15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