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展开

小喇叭     

全站
玉衡 说: 论坛改版进行中,改版后将改为邀请注册制,有想继续在唐风新版块中玩耍的请加群585331613,将按照新群人员发放注册码,相关制度正在制作中,谢谢
2016-12-11
全站
玉 衡 说: 由于容貌抽签系统出了故障,经管理组决定,自416楼,本日早8点起,容貌抽签结果全部作废,抽取签文会员银两予以退还,本抽签系统将关闭重开,请本日8点之前抽取签文并需要登记的会员尽快截图保存登记,过期将删除本帖,谢谢合作
2016-07-08
全站
风华 说: 小喇叭的价格:帖内50、整版块100、全站150,并非发一个就是150铜钱哦!
2016-04-16
全站
董大壮 说: 卖蠢啦卖蠢啦,一百两一斤,谁要买?
2016-04-06
全站
李洵 说: 七年皇榜发了。(每次要150铜板……求管理补贴)
2016-04-05
全站
李洵 说: 4年-6年官员政戏还没申报的尽快申报,今天要出皇榜了。
2016-04-04
全站
崔明瑗李持婧 说: 4.1愚人节李吃惊真的会给崔麻麻开戏吗?打一个大大问号,flag立在此【基佬紫真赞】
2016-03-31
全站
李洵 说: 早朝快回,陛下要去领盒饭了,转眼快要7年了。还有我那八弟,要开戏的快开戏。
2016-03-31
全站
裴泠风 说: 四年奸细长安剧情即将完结,所有参与人员抓紧戏哈,戏完领盒饭~
2016-03-30
全站
风华 说: 新功能小喇叭,可以对任何人发送通知,欢迎大家试用!
2016-03-30
楼主: 袁徽

[家族产业] 【长安城】一瓯春

[复制链接]
角色关系0
冯导 发表于 2015-5-31 17:5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他口中之人,不见有勤于吏事,反而诗酒游宴,谓之风流娴雅,于民又有何益?是非莫闻,政疵民隐统统都是这贿引得祸!】

【当年的提携之恩,阿英的救命之恩叫我心中有如千钧沉重,昔日为了报答,昧心为赵怀耕卖命,甘受驱使。】

【人说与其巧持于末,孰若拙戒于初?在心中谓叹可悲可怜可笑,可悲我如今一步错步步错,好似深陷泥潭,清正廉明早已九霄云外。可怜非名之务,非人之为,这官何时才能心自甘之。可笑这株人参将令我心爱之人命返阳间。】

【将茶碗放下,面色如复寻常】您说笑了,若没有您便没有某之今日,某又何敢妄言伯乐?
欢迎来到唐风醉影演绎论坛,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以通过“关于我们”联系我们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赵怀耕 发表于 2015-5-31 21:19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作势止住他逢迎之词】

老弟言重了。

【聪明人闻一知十,话已至此,他想必也该知道今番是所为何事,又笃定他不敢拂逆,一抹笑意引得嘴角纹路愈深,继道】

今日这茶喝得不错,不过也偶尔换换口味,下月初八朝中几位约了在醉仙楼,老弟不妨也来小酌几杯。

【个中意味只教他自行体会。】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冯导 发表于 2015-5-31 22:33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他想借我使役,用权补治,而我私意一萌,则是非易位,辜负为官初衷。沉重地接过锦盒,几声应和,面上堪堪一笑。】

定不敢叫您失望,届时听您吩咐。今日出来也久,某就先告辞了,您且留步。

【自墙角取了伞,怀中甸着东西,步履虚浮走出雅间。】



欢迎来到唐风醉影演绎论坛,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可以通过“关于我们”联系我们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2
 楼主| 袁徽 发表于 2015-6-11 15:30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袁徽 于 2015-9-20 22:22 编辑

黄初十四年 六月
客串:钱多
[骤然自奴仆口中得知小儿祸事,止不住阴沉下脸面,摔碎手中一只翡翠把件,吓得屋里一众妻妾瑟瑟索索。随后即嘱咐在少府监来人采办时,放入一片银叶子,依着旧例让他请赵太监奔走一趟。到约定那日,早一时往城东一瓯春中,由伺茶童子备好茶汤并四色茶食,自在老地方候他。]

[酉时过了三刻,仍不见赵怀耕身影。三伏天气闷,纵小阁中用铜盆置了寒冰解暑,犹是郁热逼人。伸手捻过一把长须,不由得有些心浮气躁,遂负起手在阁中来回踱步。未几,听见珠帘响动,而后露出一张老脸,正是赵太监。疾步上前,请他往上首坐定后便道]
明公,弟难事临头,你定要帮我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铜钱 +10 声望 +2 收起 理由
李持瑟 + 10 + 2 快回戏,别拖了,亲……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赵怀耕 发表于 2015-6-11 19:0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这日正歇于城中私第,临湖一水榭中,凤管鸾箫,馐肴丰列,更有姬媵争相趋陪,心情自是十分畅意。姜氏眼尖,这时瞅见崇礼远远而来,作势娇嗔道】

他可真会扫兴,今儿个可不许他把阿公带走。

【虽没接她的话,却也受用地笑了笑,待崇礼走近附耳低言几句,果不然今日又是清闲不得了。一开口吩咐崇礼备轿,众姝便不依不饶,遂笑着在姜氏脸颊上捏了一把】

好好呆着,咱家一会儿便回。

【这一路上轿子晃晃悠悠,加上饮了两杯酒,不由就有些乏了,然只才眯了会儿眼的功夫,崇礼便已打开帘接子自己下轿。进了茶坊,知道老钱必是有要事相商,便叫他在东厢外头守着,自个儿推了门入内。】

【与钱多至今来往合营也有十余载,寒暄自是不必,难得见其这般架势,事情怕是不小。】

有什么事你且坐下说。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2
 楼主| 袁徽 发表于 2015-6-11 21:4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[端见赵怀耕惯来堆于脸上的笑褶时即安下心,将几上一只越瓷茶盏并茶托搁至他身前,方紧贴着他落座。说来也怪,纵是天大的事,每每由其人操一把尖细嘶哑的嗓音分说来,心里头便极其稳当,就是水里火里也随他去得。这时因两人挨的近,从他身上嗅出一丝酒气,其间又隐隐混了股脂粉香,腻如霜糖。再吊眉瞥见自他粉白面庞上透出的一抹春色,一瞬便知道他打哪儿来,心底笑啐声“老货”。这厢又道]
明公,尝尝这茶——顾渚紫笋
[待见他自袖管中伸出一只白净的手来,绝不类垂垂老叟一般。一手也端起茶托,用了口茶汤润嗓,方开腔道]
我那小子胡涂,在临安城,惹下一桩官司来
[见赵怀耕敛容看来,语气稍稍一顿,撇去细末枝节,续道]
南下采买时,他看上了酒楼里一弹唱娘子,许是错手伤了她,不日人就死了……小子因此惹下场官司,被那临安府就地捆了,现如今,都教人收监牢里了




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赵怀耕 发表于 2015-6-11 23:1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端起茶杯只当漱了漱口,在他讲话之际,目光便从其脸上划过。】

【钱多此人做起生意来何等精明,为人处事又是何等通达,可惜了,就那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,三番五次地惹下祸端,这回竟是搭上人命官司了。眼睛一眯,又从他话里头寻摸出一丝嫌疑,怕是那臭小子不光色胆包天,还伤了人家性命,这老狐狸到现在还同我藏着掖着。】

不是我说,令郎这些年做的糊涂事儿可不少,怎么倒没个长进。

【可毕竟也是打小儿看着长大的,听说给人收到牢里也不免蹙紧了眉头。事已至此,即便那姑娘真是殒在钱家小儿手里,要教训也得先把人救出来再说。】

【一时也想不起有谁在临安那儿可以用得上,便问老钱】

你可问清了,这案子眼下是由谁在审?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2
 楼主| 袁徽 发表于 2015-6-12 13:15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袁徽 于 2015-6-12 14:43 编辑

[经赵太监这么一说,想起他这些年闯下的祸事,头际顶上的百会穴都有些生疼。话被噎在喉咙里,焦眉露出一张苦脸,而后才长叹声跟赵怀耕道]
明公,弟几房妻妾才得了这一子,平日里宠惯,连个巴掌都不曾打,不成想养出这么个不长脸的东西来
[借着自窗下露出的一道明光,觑见赵怀耕面上神情,揣摩着又续上句]
想他这回吃官司进了监房,受尽苦头,该知道些好歹
[说来道去,他总归是我钱家的独苗一枝。府里妻妾不得力,子息上单薄,这往后还要靠他操持家业。这一点,赵怀耕也是心知肚明。抖抖颌下两须,沉下声同他道]
听说,是临安府的袁通判在审。这人是九年榜元,原在翰林院供职,十二年才平调临安府,年纪也尚少
[来时细细盘问过,连带前后一干情形都摸的通透。案子虽经临安府过堂,认定那小娘子身死与安儿有关,眼下还未宣判,倘在题本前将此事解决,便安然无恙。赵太监是皇帝跟前的红人,手眼通天,朝中有不少人受过他恩惠,遂侧首问道]
明公可知道此人?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0
赵怀耕 发表于 2015-6-12 17:1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九年榜元…他这一说倒是有些印象,记得当年曲江宴上,确实也有几分风采,不过后来在一干翰林学士里似乎也并无什么优茂之处。手指在桌上轻叩了几下,继而伸出两指在他面前略一比划】

这事儿想要解决,不外两个办法。

【讲话徐徐,声线也一贯透着几分阴谲】

一者,我来费些心思与那临安知府通个气,江州的确也有些个熟人,然而如此一来,其中动静不可谓不大。但令郎此事并不宜牵扯过多,所以最好还是能够悄悄儿地解决。

【看着钱多语气稍微一顿,嘴角却稍稍勾带出一丝笑意】

如此便说其二,这该备的东西你备好,我叫崇礼快马去趟临安,会一会这位袁通判。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角色关系2
 楼主| 袁徽 发表于 2015-6-13 15:4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[眼目落在赵太监比在跟前的两根油光水滑的手指头上,这一身膏脂样的光泽,不知素日里费了多少心思才将养得出。听他用极为熟稔的一把老腔,捻声分解这其中门径,同这廿十余年来两人暗室合谋时的形状并无二般。直到听见“崇礼”两字,心头越发舒坦,展眉笑道]
有明公替小儿周旋,弟还有何不放心的
[这崇礼就是一张活牌面,是赵太监的一张口,一双手,专替赵怀耕在暗地里营私。有崇礼在前,赵怀耕在后,才好在旁打点布置,届时拿下小小一临安府通判,当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又被赵怀耕这一嗓子薄笑勾的有些酥麻,不由就松快了眉眼,拖了长声与他道]
弟是一贯最钦佩明公做事,打蛇打七寸,任他是谁,也翻不出您的手掌心儿
[这厢伸手自袖中摸出一个香楠木拜匣,推开匣盖,里面正是一张房契,一张田契。将两张契据推到赵怀耕跟前,与他道]
明公上回说起那许阁老家的别业……这不,我在辋川寻到一块宝地,依着蓝山灞水,离都城不远又幽静。眼下遣了两三人,将园子拾掇的妥妥当当,只等着明公暇时一观,瞧瞧可合意
[在赵怀耕伸手挨到拜匣时,手腕一翻,右掌覆在他手背上,将他一只手拢在手下,如握一段温腻柔润的竹管。压下一段眉峰,重了几分口气跟赵怀耕道]
明公,弟膝下可仅有这一子


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声望 +1 收起 理由
柴濯缨 + 1 一眼洞悉爱绿属性啊hhh

查看全部评分

该用户还没有设置签名,暂不外售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 用百度帐号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无图版|唐风醉影复古演绎论坛 ( 浙ICP备09058624号|人工智能   |

GMT+8, 2020-7-11 00:20 , Processed in 15.244053 second(s), 14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